《嘉年华》导演文晏:这部反映女童性侵的电影

《嘉年华》导演文晏:这部反映女童性侵的电影曾在威尼斯获奖

文 |庞宏波

改编自新闻事件的《嘉年华》曾在海外获得了极高的关注,在上映前夜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成为了全国焦点。

梦露拼命捂住的裙子,小米将裙底拍了个干净。成人眼里污化的世界,导演直接还原了人性最“纯”的本真。

《嘉年华》导演文晏:这部反映女童性侵的电影

作为今年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独苗”,《嘉年华》的确体现出了不一样的气质。难得的是,在这样一个悲惨黑暗的故事里,导演始终保持着“距离”,让一切看起来都极其冷静。

不爆发、不宣泄,这样的克制,无疑让电影保持了一种“呼吸感”。

而这部制作成本仅有一千多万,却筹备了四年的国产文艺片即将要走入院线。除了题材的“猛烈”,这部电影将不得不面对市场的“犀利”。

没有人知道《嘉年华》最终命运如何,即便这部电影早早被评为“华语十佳”。但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嘉年华》和许多在市场未能翻起“浪花”的国产艺术电影一样,可能并不会赔钱。

《嘉年华》不是中国版《熔炉》,从来都不是!

此前,很多媒体纷纷将这部电影和韩国的《熔炉》相提并论,认为这部电影是中国版的《熔炉》或者是中国版的《素媛》。

对于每一位导演来说,都不愿意去重复或者模仿别人做的事情。在路演过程中,有影迷向导演提问这部电影是否有达内兄弟影子的时候,导演一口否决。尽管导演的声音微弱、细腻,但没有谁愿意将自己的电影说成是别人的翻版。

《嘉年华》导演文晏:这部反映女童性侵的电影

无论是《素媛》还是《熔炉》和《嘉年华》都有着非常大的区别,尽管电影都关注性侵儿童,但表现手法却极其不同。夸张的说,《熔炉》和《素媛》的优点可能恰恰是《嘉年华》的缺点。因为在《嘉年华》里,导演从始至终没有去调动观众的怜悯之情,不给观众任何掉眼泪的机会。

为此,电影采用双线叙事,让两个小女孩没有直接交流。为此,电影更多的去表现成人社会,打破“一线到底”的单一枯燥。为此,导演让小女孩保持着天然的纯真,尽量不让儿童去质问社会。

《嘉年华》导演文晏:这部反映女童性侵的电影

所以,它不会是中国版的《熔炉》,绝对不是!即便是对现实社会的映照和批判,导演也似乎“无形有声”。性侵的主角只是一个有很大权利的男性,但全程极少露脸。戏剧性的情节反转,都和男性权力释放与否有着直接关联。

作为情节的“起点”,导演对这样的男性没有任何兴趣!偏执,如此偏执的表现手法,它怎么可能是中国版的《熔炉》?

作为今年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唯一一个女导演,文晏在女性的表达上同样细腻。片中的女性形象,都是互相映照的。“小文”的生活环境,让她的未来有可能会变成“小米”,“小米”逃生成功与否,都有可能会变成“莉莉”,而“莉莉”对爱的渴望,让她也有可能会变成小文的妈妈。

《嘉年华》导演文晏:这部反映女童性侵的电影

女性,一个绕不出去的圆。这是戏剧,也是现实。现实中的女性,有多少自我选择的机会和权利?面对磨难,女性的命运又能有几种可能?这样的《嘉年华》,它怎么能是中国版的《熔炉》呢?

嘉映“再投”艺术电影,文艺片果真不赚钱么?

最近,听到很多导演都在讲的一句话是“一部电影有一部电影的命数”。讲这句话的导演,其作品票房成绩大多不会太好。那“命数”往往成为了一个导演的自我安慰。

国内电影市场并不成熟,商业片和艺术片貌似是两条没有太多交集的路。每一个导演,似乎都在起点面临着一次重要选择。艺术片市场虽然票房成绩整体不佳,但并不意味着没有很好的商业回报。例如极少有电影能在内地上映的贾樟柯,他的电影似乎很少亏本。

《嘉年华》导演文晏:这部反映女童性侵的电影

而被公认“亏本”的《黄金时代》在嘉映影业今年公布的招股书中,却意外披露其极为“可观“的盈利。虽然这部电影最终的票房成绩只有5000多万,但嘉映影业还是在这个项目上赚了1300多万。最引人注意的是,这部电影的非票房收入(包括版权收入、广告收入在内)2年合计1666.4万港元,占据该片总收入的45%。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jnzlhw.com/a/weinis/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