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哭时偏想乐“小癞子”愁坏陈凯歌

当年小演员李丹忆《霸王别姬》趣事

从第五分钟后出场,到近三十分钟时上吊,近三小时的《霸王别姬》里,“小癞子”的戏也就七分之一左右,但这个小角色给影迷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他这辈子最有成就的事,就是用小豆子的三大子儿买了平生梦寐以求的冰糖葫芦。而饰演少年小癞子的李丹,如今是北京京剧院的京剧武丑演员,去年夏天北京京剧院在日本巡演场场爆满的《大闹天宫》,他就是孙悟空饰演者之一。回忆起当年拍摄的种种趣事,李丹仍乐不可支。

“小癞子”就一臭孩子

特拿自己当回事儿

选角时,李丹和尹释一、赵海龙(少年小豆子及小石头)都是北京戏校同班同学,拍起戏来分外适应。“当时我们都住在北影里,我和他俩一个房间,住了两个多月。”片中他演的小癞子虽然结局悲情,但大部分时间是很欢乐的,不仅满口自称“朕”,还格外爱吹牛,声称最不怕挨打,挨揍就像挠痒痒。提起这个角色,李丹忍不住嘿嘿笑,“他就是这么一臭孩子,自己拿自己特当回事儿,自我感觉良好,得瑟,另外有点二,上了台还不一定什么样儿呢! ”

忆起当年的拍摄,李丹说当时陈凯歌导演拍得特别细,每一条都要亲自盯着。“当时我们都不懂怎么表演,剧组的人手把手教走位,有时觉得拍得挺好的还不能过,心想拍电影怎么这么麻烦?陈导演精益求精,果不其然这最后成为一部经典。 ”不过李丹说,陈凯歌平时太严肃了,,“我们特别怕他,他在片场一瞪眼,我们真是不敢说话。他连高兴的时候都不笑,戏里有张全家福的照片,就是全科班毕业照(当时已没有我那个角色了),后来剧组也一起拍了照,陈导抱着我在中间,大家都很高兴,我当时笑得特灿烂,可你看他还是那么严肃。 ”

该哭的时候偏想乐 陈凯歌连打带“恐吓”

说起陈导的严肃,李丹笑称“跟我急过好几次,不是一次两次”。其中有一场戏,逃跑的小癞子和小豆子在戏园子看戏,台上名角演霸王,威风八面,两人看着看着就感动了,小癞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他们怎么成的角儿啊?这得挨多少打啊! ”这一场戏给人印象颇深,可是李丹说,当时拍的时候,根本哭不出来。

“电影拍得挺热闹,台上台下全是人,可是拍的时候你得看着一个摄像机去哭。我这人比较乐观,平时就爱笑,一点也控制不住自己。当时拍的时候就是想乐,根本不想哭,周围那么多群众演员都在等着,陈导也给我讲戏,可是一喊开拍就没感觉。 ”拍戏中间,李丹回了一次学校,因为学校有演出彩排,结果就把头发刮得精光,一回剧组化妆师就傻眼了,“你这头发……戏接不上啊! ”原来小癞子带小豆子逃跑时,脑袋上是有头发茬的,没这么溜光。后来化妆师想了个办法,弄了很多碎头发茬,全给粘在李丹的光头上了,“这么一弄,心里又膈应,又想乐,完全不在状态。 ”结果拍了几条还不过,陈导急了,拿起刀坯子吓唬他,还打了两下,“其实打得倒不疼,但后来他说,这个镜头你过不了,所有人都在等你,你有没有演员的道德?简直不够当一个演员的基本条件……”后来到底给李丹说哭了,终于顺利拍过,李丹笑称陈凯歌用的是三十六计里的“激将法”。

“临终”大嚼糖葫芦 直到现在都倒牙

逃跑归来,小癞子看到师父往死里揍小豆子时的凶狠场景,身为主犯的他毅然上了吊。上吊前,他拼命往嘴里塞完了兜里所有的糖葫芦。这也是让李丹最难忘的一场戏,“后来台湾一个朋友说,我们拿你这段戏当表演课教材去用呢,这还真让我挺有成就感。 ”

“拍这场戏已经是夏天了,但拍的是冬天场景,那会儿根本没有糖葫芦,买都买不到,剧组找人现做了两串。戏里那些衣服都是自然做旧的——就是让我们穿着衣服在土地上打滚,弄得破破烂烂脏兮兮的,我穿那个小褂,感觉就是一身油脂麻花的,一年都没洗过。当时天热,那个糖都化了,全给塞在兜里,黏糊糊的。试戏的时候不让吃,因为一共就两串,吃了就没了。到实拍时,就一个接一个往嘴里塞,导演要塞得满嘴的状态,所以不让咽,但那糖葫芦可不是现在那种无核的,我嚼得一嘴都是核,咯吱咯吱的,还不能吐,吐了就不对了。一共拍了两三条,每条都塞八九个球进嘴里……最后其实也都咽下去了,小时候馋嘛,再说别的演员还没这待遇呢!”结果从那以后,李丹的牙就彻底倒了,现在的他,吃半颗糖葫芦都不行,“稍微酸一点,就立即倒牙。 ”

演武丑全靠苦练 脚踝曾严重撕裂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jnzlhw.com/a/gana/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