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对母亲的愤怒拍成纪录片,获得柏林电影节

她把对母亲的愤怒拍成纪录片,获得柏林电影节

1.由童年悲剧引发的纪录片

《日常对话》是近年来华语纪录片界中最受瞩目的作品之一,不仅在当年的金马奖获得提名,并且在世界四大电影节之一的柏林电影节上也大放异彩,获得了“泰迪熊奖”最佳纪录片。

不同于绝大多数纪录片关注社会事件或者是他人的生命境遇,导演黄慧侦将导筒对准的是自己和自己的家庭。

诚然,对于纪录片作者而言,手持摄影机介入他人的生命固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但是用同样的方式介入和梳理自己的生命,正视自己的伤口和伤痕,则更需要勇气。

导演黄慧侦的成长故事,可以用一出悲剧来概括。

她出生在一个特殊的家庭,父母因包办婚姻而成家,父亲常年嗜赌且家暴,而母亲的另一身份是同性恋,并且很早就知道自己真正喜欢的是女性,这一切都给家庭生活带来了很多争吵和裂痕。

她把对母亲的愤怒拍成纪录片,获得柏林电影节

黄慧侦母女三人长期生活在父亲家暴的阴影下,在她十岁左右时,母亲壮着胆子带着她们离家出走,做着最底层的“牵亡人”(台湾的丧葬职业)的工作维生,这在当时是一份不光彩且收入不高的职业,因此黄慧侦不得不上到国小三年级就辍学帮助补贴家用。

她把对母亲的愤怒拍成纪录片,获得柏林电影节

黄慧侦是直到长大后才在社区大学接受了高等教育,并因为受到著名纪录片导演杨力洲的鼓励才成为纪录片作者。

而比起经济上的贫乏,让黄慧侦更难以接受的是长年以来母爱的缺乏,母亲不是一个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对孩子总是显得有些冷漠。这部《日常对话》产生的初衷其实来自于导演对自己母亲的愤怒。

她把对母亲的愤怒拍成纪录片,获得柏林电影节

究竟什么是一个母亲应该有的样子,,自己的母亲是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黄慧侦并不介意在纪录片里表现。

黄慧侦通过纪录片考察自己和女儿,母亲和自己的关系。纪录片一方面通过寻访母亲的过往生活,甚至采访到她曾经的女朋友,一方面记录自己和母亲的日常生活。

她把对母亲的愤怒拍成纪录片,获得柏林电影节

母亲曾经的女朋友

其中大部分的对话都发生在饭桌上,在饭桌上两个人从对立到和解,整个过程看似平淡,其实紧张。

她把对母亲的愤怒拍成纪录片,获得柏林电影节

纪录片最残酷的一幕是作为导演的女儿最终说出自己小时候被父亲性骚扰。时隔多年,她终于有勇气面对这件对每个人来说都难以启齿的往事,更是坦陈自己认为母亲其实一直知道,但是假装不知道的怀疑。

面对质疑和惨痛的回忆,面对来自女儿的责问和摄影机的逼视,这场在饭桌上的“日常对话”显得张力十足。母女之间的裂痕应该如何弥补,我们观众被迫被参与进一场极其私人但是拷问人心的场域。

随着对话的深入,母亲和导演都开始正面面对彼此,那些在过去岁月中因为种种的情绪而选择隐忍不发的东西全部被曝光之后,两个人反而放下了心中的包袱。

这部纪录片拍摄了多年,黄慧侦也有了很大的成长,她坦言本来并不知道该如何结束,可是随着自己对生命的理解,她意识到最终死亡会分离自己和母亲。她于是选择加快拍摄的进程,因为影片最重要的观众一定是母亲。

黄慧侦导演说,拍完这部纪录片她和母亲的关系有了非常大的改变,母亲开始表达自己对女儿的爱,女儿也开始理解这个认识了一生的熟悉的陌生人。

她把对母亲的愤怒拍成纪录片,获得柏林电影节


但是,这是否就说明这部《日常对话》仅仅是一部“私影像”呢?导演黄慧侦并不认同这一点。如今的黄慧侦已经放下了愤怒和质问,她认为自己的父母都是婚姻制度的牺牲者,如果我们的社会没有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样的观念,他们就不会稀里糊涂有这样失败的婚姻。她同时反思这个社会对待女性和母亲的刻板要求,比如女性就应该温柔,穿裙子和高跟鞋;母亲就应该伟大无私慈爱。因为人的身份是多元的,性格和机遇也千差万别,何以女性就要被制度规训呢?

在一个女性被管制和要求的社会里,男性同样是不自由的。

某种程度上说,这部纪录片借由一个普通家庭的问题打开了一个丰富的社会话题。纪录片涉及的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往事与和解,而是关注人和人的沟通,也为我们展现了一个不同于我们想象的底层生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jnzlhw.com/a/bolin/74.html